听别人说沧澜江调沙有流鱼 前日众多捞鱼人围守多瑙河公园口_鱼类专项论题(淡水鱼专项论题)

答案:黄河水变清是人为治理的结果,鱼虾变少是过度捕捞、水污染和大坝阻断的结果,两者之间没有直接关系。

江阴小湖水产品批发市场上,商家打出的醒目招牌。

昨日的黄河大堤花园口段拥堵不堪,众多拿着抄网、粘鱼网的人赶来想有所斩获,但鱼儿一直未等来。记者平伟图

图片 1

图片 2
王钦东五年才捕到十几条黄河刀鱼,这是其中一条。

黄河调水调沙进入调沙阶段,传闻会有“流鱼”,黄河大堤一下热闹起来

作为曾经全世界含沙量最大的河流,黄河干流的年平均输沙量为16亿吨,1立方米的水中含沙量就有70斤,被人称为“一碗水,半碗沙”。黄河的泥沙90%都来源于黄土高原,黄土高原在风力堆积作用下形成,颗粒以粉砂为主,具有粘性差,透水性强的特点。因此,黄土高原土质松散,极易被冲刷;黄土高原还缺少植被保护,夏季雨水充沛时,大量的泥沙被冲入黄河中,黄河也变得越来越浑浊。

天价刀鱼背后折射的是刀鱼的生存危机。“眼看着江刀在走鲥鱼的老路。”江阴市渔政管理站副站长查晓宗与渔民打了30年交道,对于刀鱼的变少痛心疾首。在他看来,水利工程开发与过度捕捞等人类活动是主要原因。

本报提醒:这两天黄河水流较急,一些滩地易出现塌方,大家千万不要为了捉鱼而做出危险行为

图片 3

为了拯救刀鱼,相关部门与个人正在做着人工繁殖与增殖放流的努力,但目前来看实际效果尚不显著。专家呼吁,拿出6年~8年的时间全面禁捕,或许可以给濒危鱼种一条生路。

□记者王玮皓周广现实习生渠雪冰张阅文记者晋远平伟图

值得注意的是,浑浊的水不代表脏水,清澈的水也不一定干净。黄河内有大约150种鱼虾,例如黄河虾、雅罗鱼、裸裂尻鱼、刀鱼、鲤鱼等,这些鱼虾能生存在浑浊的黄河中,得益于它们的鳃。鱼和虾都有鳃,它相当于一个过滤器,鳃小片上布满了毛细血管,能与经过的水流进行气体交换获取氧气,而黄河的浑浊是悬浮的泥沙造成的,沙的直径通常在0.03毫米左右,这个直径可以很轻易地被鳃拦截,因此黄河的浑浊并不会对鱼虾造成太大影响,顶多是视线模糊,视野距离变短。并且黄土高原流失的泥沙进入黄河中,含有大量的矿物质和其它微量元素,对鱼虾的生存反而是有益的。

复杂的责任方:十年限捕更像十年追捕

核心提示

真正能威胁鱼虾生存的三个因素是水资源污染 食物匮乏 水中溶解氧含量降低。

据江阴市志记载,江阴长江刀鱼年捕捞量1956年最高,达174吨,至1987年也有106吨,2002年后年产量则不足百吨,2011年江阴刀鱼的捕捞量不足0.5吨,仅为高产期的0.28%。

“满郭人争江上望,来疑沧海尽成空。”昨天,黄河调水调沙进入第16天,开始进入调沙阶段。因风闻上游的沙子昨天流到郑州黄河段,很多鱼儿会被“呛”出水面,数千名市民涌到郑州的黄河大堤上“守河待鱼”,平日里冷冷清清的黄河大堤突然变得熙熙攘攘,俨然成了“捕鱼大道”。截至昨日傍晚记者发稿前,鱼儿还未到来,众多市民依然在大堤上坚守。

图片 4

对于江刀变少的原因,渔民们认为有水污染与过度捕捞的原因。“涨潮的时候,海里的鱼游进来,等潮水退去,小鱼摇摇头就死了。”靖江渔业三七分公司八圩居委会的周锡娣对于环境的变化有着切身的感受。她感叹说,和以前相比,沿江企业增多,江水受到污染,长江水没以前“好吃了”,鱼类的生存环境也受到破坏。此外,一到晚上,一些渔民也会“驾着小船用电网电鱼,很多鱼苗都被电死了。”

现场

黄河水近年来确实变得更清澈,由于退耕还林和还草工程的实施,黄土高原上的地表被大量植被覆盖,泥沙流失进入黄河的现象缓解了许多;中上游地区修建的坝库和修筑梯田都减少了黄土高原的产沙量,所以黄河水没有那么浑浊了。

“江刀变少的原因,和当年鲥鱼、河豚陷入绝境的原因有相似的地方。”江阴市渔政管理站副站长查晓宗并不否认渔民们的说法。1982年参加工作之后,查晓宗经历了鲥鱼消失的过程。上游葛洲坝建成后,切断了鲥鱼的洄游通道,先是逐渐形不成鱼汛,后来干脆就消失了。查晓宗还记得,他最后一次见到鲥鱼是在1987年,当时政府有个重要活动需要用江阴特产“长江三鲜”招待客人。没有鱼汛,捕不到鲥鱼,彼时已经没有渔民愿意做这笔赔本的买卖了。最后,政府只能特批了一些柴油给渔民,让他们在江上转了两天,捕了三五条鲥鱼上来。

5公里大堤成“捕鱼大道”

黄河鱼虾变少的原因

查晓宗同时补充说,只把刀鱼减少的原因归结为水污染和过度捕捞的观点并不全面。

(此情此景:有人卷起裤腿从较浅的黄河里通过,往黄河中间的滩涂走去……)

照理说,经过几十年的治理,黄河水质应该会变得更好,河内的鱼虾也会变得更多。但现实情况却是相反的,鱼虾的种类和数量正在逐渐减少。

“去年的鱼汛比前年推迟了一个礼拜,今年晚了一个礼拜还不止。”根据查晓宗的说法,近3年来,江阴的刀鱼鱼汛每年都向后推。今年的情况更为特殊一些,2月份平均气温比去年同期低了1.9℃,江刀很难适应,这也是今年江阴刀鱼产量过低的一个原因。

昨天下午2时,记者来到黄河大堤花园口段,只见大堤上车水马龙,除了汽车外,还有电动车、三轮车,与往日不同的是,很多车的后备厢上都放着抄网、粘鱼网,浩浩荡荡的车辆绵延开来,5公里大堤简直成了“捕鱼大道”。人们谈论的话题都是“啥时候来鱼”。

三门峡大坝和小浪底大坝等水利工程,能起到防洪水、防冰冻堵塞水道、灌溉农田、供水发电等作用,但缺点是阻断了鱼类洄游的路线,这直接影响了鱼类的产卵,觅食和冬季低温的生存,环境改变使鱼类繁衍变得更加困难,鱼类数量减少也很正常。

与气候因素等自然环境相比,更重要的影响因素还是人类活动。“首先就是涉鱼工程,也就是水利工程的建设,阻碍了刀鱼的洄游通道。长江下游沿线的开发大幅度减少了芦荡和滩涂的面积,也使刀鱼天然的觅食场所逐步萎缩。一般来说,水质只有达到国家3类标准以上才能保证鱼类良好地生存。在6397千米的长江上,只要有2千米的污染带存在,对于鱼类来说,也意味着‘死亡地带’。”查晓宗说。

一位捕鱼者告诉记者,昨日黄河小浪底调水调沙,黄河水携带着大量泥沙奔流而下,河水中下层的鱼受到泥沙冲击浮上河面,促成“流鱼”现象,所以吸引了众多市民前来捕捞。

图片 5

“2002年的监测结果显示,24小时内,经过江阴段某一截面的船只有2000艘,但2011年的结果是,有4200艘。”查晓宗告诉记者,船舶通航越来越密集、长江轮渡使用率很高,这些对鱼类的生存环境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沿着大堤,越往东,路越难走,甚至在个别路段已出现堵车,本报的新闻采访车在一个地方被堵了20多分钟,有很多路段简直成了停车场。见堵车厉害,一些小贩推着小车过来,兜售饮料、食品。

无视警告,无视禁渔休渔期,过度捕捞是鱼类减少的另一大因素,每年春季都有团体组织在黄河上游放生数千斤鱼苗,当地群众闻讯立刻开始在下游捕捞,严重破坏了鱼类的生态,一些渔民甚至用毒鱼、电鱼等方式捕鱼,导致黄河中生存的鱼类种群不足以达到繁殖的数量,这样的结果是黄河内的鱼类已有三分之一消失,鲤鱼、刀鱼、铜鱼已经难觅踪迹,整体的年捕捞量锐减50%;但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水源污染,中上游工业农业产生的废水和居民生活的污水一起流入黄河中,水污染严重影响了鱼虾的生存。

除此之外,近年来捕捞强度的加大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查晓宗介绍,1949年新中国刚成立时,江阴市有999条长江捕捞渔船,后来缩减到现在的200条渔船。与此同时,为加强对刀鱼资源的保护,我国自2002年起,每到刀鱼洄游繁殖季节,实行限捕渔船必须持有特许证,在限定时间内捕捞刀鱼。限捕10年来,整个江阴市的特许捕捞证由原来的24张缩减到目前的21张。

记者看到,大量渔民驾着小船在水中游弋,黄河中间的滩涂上,同样站了很多人,大家手里都拿着渔网,而这些滩涂离岸上的距离有三四百米远。两个年轻人卷起裤腿从较浅的黄河里通过,往黄河中间的滩涂走去。“这样真是太危险了,万一大水突然过来,或者有大浪过来,跑都跑不及啊。”在岸边,不少观者都为他们捏了一把汗。

虽然黄河变得比之前清澈,但不代表水质变好了,细菌微生物和有毒有害的化学废料是无法通过肉眼观察水的颜色来判断的。

不仅如此,从2011年开始,长江沿途刀鱼的捕捞期也被缩短。江阴长江大桥以下沿线的刀鱼捕捞期为3月1日~4月20日,长江大桥以上江段的捕捞期则分别为3月5日~3月31日,以及4月15日~5月10日。

焦急

“船只、特许捕捞证、捕捞期的数字减少了,看上去似乎捕捞强度也跟着减少,但现实情况并非如此。”查晓宗说,随着渔网的改革,捕捞强度反而更大。

等了一下午,鱼儿不见来

这样的说法在江阴水产专家郑金良那里,有着更加直观的说法“十年限捕更像十年追捕”。国家规定的捕捞期,更像是“鱼儿走到哪里,哪里都允许捕捞,没有起到真正保护的作用。”

(此情此景:截至昨晚7时,成群结队的人还坚守在黄河大堤上。)

另外,虽然国家对于捕捞刀鱼核准作业的是5cm流刺网,但仍有“不合规矩”的渔网存在。“鱼越少,价格越贵,人们就从网具上想办法。”对于一些地段的捕鱼网,郑金良用了“蜈蚣的脚”的说法。他说,在航道两侧,渔网横向到江边、纵向到江底,江刀一路从崇明岛游到江阴,再游到鄱阳湖产卵,“很难找到一条生路”。

“往年‘流鱼’,大鲤鱼仰面或侧身在水面上密密麻麻地漂浮一层,鱼跃波闪,场面壮观。”住在黄河边的孟老汉一脸兴奋地告诉记者,每年小浪底调沙的时候,周边十里八村的老乡们从白天坚守到深夜,手拿袋子肩扛抄网,有的甚至是全家出动。大家来到黄河岸边,沿着河岸排成一眼望不到头的长队,一个个睁大眼睛、全神贯注,“鱼下来的时候就集中在两三个小时内,到时候只要将抄网往水中一扎,鱼儿就乖乖地进入网中了”。

艰难的实验:人工养殖刀鱼难上餐桌

“这鱼咋还不来啊?真是急人。”昨日下午4时,市民刘先生说,他从前日下午守候到昨日凌晨3点,但始终没有发现鲤鱼的踪影,昨日下午,他再次从家赶来,“今天捞不到鱼就不走了!”刘先生赌气地说。

郑金良的另一个身份,是江阴申港三鲜养殖公司的总经理。因为从2002年开始研究刀鱼和河豚鱼的人工养殖,他还

“等鱼来了,只要你想捞,用不了多长时间,保你拿不动、吃不完。”一旁的老乡们笑着说。但究竟鱼儿啥时候能来,谁也说不准。

被称为“拯救‘长江三鲜’第一人”。

现场,不少人都是一家老小一同前来,不少人席地而坐,一边游戏一边等鱼。“其实,也不一定要捕着鱼,就是过来看看黄河调沙的壮丽场面,来看看风景,凑凑热闹。”市民赵先生说。

“刀鱼是我见过的最难对付的一种鱼。”说这话时,郑金良简直“爱恨交加”。

随着日头西下,大堤上的人并不见减少,握着渔网的人们心情逐渐焦躁起来,“这鱼还能来吗?”不少人开始望河兴叹,“今天晚上鱼肯定能下来!”一些市民仍然信心坚定。截至昨晚7时记者发稿前,成群结队的人还坚守在黄河大堤上。

据介绍,刀鱼是典型的洄游鱼种。每年春天,溯江而上,奔赴安徽、江西等长江中游产卵,最远可达鄱阳湖。同年10月下旬或者11月上旬,孵化后的小鱼苗顺流而下,一路游到东海里。在海里生长一年后,在第三年,再洄游入江。

说法

虽然刀鱼有着“娇美小姐”的称号,但其性子刚烈得很,一离水就死,因此渔民捕获活刀鱼的可能性基本为零。从2002年开始,郑金良每年都跟着刀鱼一路走到江西、安徽,试图在船上进行人工取卵。也是因为江刀离水就死的特性,实验并未获得成功。

调沙阶段不一定都能捕到鱼

直到2007年底,郑金良通过灌江纳苗养殖技术,在刀鱼产卵期,将长江水引入鱼塘,利用特制的过滤网,把鱼苗留下来,取得繁殖人工刀鱼这一世界性难题的成功。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时,农业部长江渔业管理委员会的委托郑金良,把人工养殖的河豚、鲥鱼、刀鱼等在中国馆一个直径2.5米的水晶球内展示。“刀鱼至少要在水晶球内成活24小时,对于它来说根本不可能,最后只把性子‘憨厚’的河豚带去了。”

(温馨提醒:鱼捕没捕到关系不大,一定要注意安全。)

“喂食必须在凌晨三点进行,且刀鱼只吃水体中的半浮性食物,不吃人工饲料,无法进行训饵,另外种鱼的培育也有难度。”郑金良说,如今虽然取得了技术性的突破,刀鱼的养殖水面达到200亩,但真正要把人工养殖刀鱼大规模地推上市民的餐桌,仍然有一定困难。另外,即使真的上了餐桌,人工养殖的刀鱼也比不上野生刀鱼的味道。

市民李先生说,这几天黄河沿线的群众都在捕鱼,上游的群众早把鱼捕得差不多了,到了花园口段鱼已很少,所以很多人要空网而归。

对于一直关注刀鱼的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教授顾若波来说,刀鱼的日渐稀少折射的是长江中下游水生生物面临的危机。“长江鲥鱼现在已经找不到了,人工养殖的鲥鱼也是美洲鲥鱼。”顾若波教授介绍,目前,长江鱼类资源已面临诸多方面的威胁,“长江三鲜”生存状态堪忧。“要真正保障长江中下游鱼类的生存环境,要做的工作太多。”

郑州河务局的蒋先生昨晚8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昨天人们在花园口段没有捕到鱼,同该段黄河里含沙量多少、鱼的数量多少、时间段都有关系,含沙量再大,黄河里的鱼数量少,肯定也捕不到鱼。所以,明天能不能捕不到鱼也不一定。前几年就曾出现过调沙时段捕不到鱼的事。

网站地图xml地图